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黑恶团伙成立公司敲诈勒索开收据写明保护费

2018-10-31 14:17:05

黑恶团伙成立公司敲诈勒索 开收据写明保护费

这是一群以外省人为核心的团伙,他们从2012年就开始在雁塔、高新5个新建小区内强买强卖,几乎控制了所有新房装修涉及的项目——不仅当沙霸,业主砸墙也要管;大到在小区卖家电的,小到在小区卖盒饭的,都必须向他们缴纳保护费。

西安市公安局开展打击“一队四霸”(即地下出警队、村霸、沙霸、市霸、恶霸)活动后,大量关于该团伙的举报汇总至公安高新分局。6月12日高新分局出动百余名警力,将该团伙主要成员21人抓获,另有5人正在抓捕中。

该团伙控制林隐天下、逸翠园等5小区

据公安高新分局掌握,自2012年至今,该团伙已控制雁塔、高新至少5家小区,包括林隐天下、逸翠园、高新第五季、绿地SOHU、海泊香庭等小区。

高新警方迅速周密部署,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取证,6月12日,高新警方出动百余名警力,对该团伙控制的五个小区及公司办公地同一时间实施突击,将该团伙21名主要成员抓获。在其公司办公地将头目王某抓获,警方在其办公室内还搜到了白色粉末,经鉴定系冰毒。

已落实50余名受害者,涉案金额上百万元

目前这21人(3名女性)中,5人被取保候审,其余16人均被刑事拘留,此外还有5人在逃。高新警方劝告这5人迅速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目前案件正在深挖中,至于该团伙是以金钱还是用暴力控制各物业公司的,警方仍在取证中。

“目前该团伙作案已落实50余名受害者,涉案金额上百万元。警方已将该团伙打掉,请受害人站出来向警方报案,联系。”

他们涉嫌几宗罪

一家装饰公司保护费交了42万元

1.涉嫌敲诈勒索

报案人郑某称:2012年6月他的公司在某小区承接了室内钢构工程和室内装修工程,一开始施工的时候,王某及其手下就将他从施工现场撵了出去,要求交“入场费”、“管理费”,不交就不能施工,当时没办法就交了3万元的入场费,然后又按照合同金额的百分之八提成,被涉案团伙敲诈勒索42万元。

报案人李某称:2013年5月,B小区2期建好后,他就到该小区装修和卖东西,遭到涉案团伙威胁说“你要在小区摆摊做生意可以,但必须交钱,如果不交的话,就在这做不成”。当时没办法就问交多少钱,他们说先交32000元,之后每做成一笔生意提成百分之八。当时交完钱后他们还开了一张收据。之后他一直在小区里做生意,每次做成一笔生意,对方就打叫去交钱,从进该小区至今,他们通过威胁、强迫索要他入场费十几万元。

2.涉嫌寻衅滋事

报案人赵某称:今年3月下旬,他在C小区北门外摆石材摊时,有一帮人过来告诉他把石材收了,要清理摊位。他告诉对方跟物业说过了,但他们说“我不管,我现在和你好好说,你要是不听,后果你自己看着办”。然后到4月3日,他的石材摊位就被十几个人砸了,架子上摆的40块石材样品,被砸坏了30块。同一天,他的老乡汪某的石材摊也被砸了。

3.涉嫌强迫交易

报案人钱某称:2013年4月9日晚上,他在外面买的沙子运往小区时,20多名男子将其围住不让进小区,他怕出事就离开了。第二天,他又买了一车沙子,再次被一帮人拦住不让进小区。经协商,同意这次的沙子运进去,但以后必须从他们那里购买水泥和沙子。他们买的水泥和沙子不仅量不够,还贵很多。此后,强迫他从他们那里购买4万多元的水泥和沙子。

4.涉嫌故意伤害

在警方提供的监控录像中,华商报看到,在某小区门前,一名试图给小区运送石材的工人因未交保护费、未给该团伙打招呼,强行进入时,遭到他们的殴打,其中一人甚至拿铁锨向该送石材的工人头部猛砸。

还是该小区门前,有业主因该团伙的恶行和他们交涉时,起了争执,小区保安出面协调,谁知这伙人中的一名女性(三号头目)抢过保安恶狠狠地将摔碎。

有一家石材销售商在某小区门外摆摊,该团伙成员直接冲上去将摊位掀翻,并进行殴打。某小区电梯监控视频显示,数名该团伙成员和楼道内业主及施工人员发生殴打。(谢涛)

他们有多嚣张

搞仪式拜关公收据上写明“保护费”

该公司曾于2014年7月,为庆祝成立三周年时搞了一个隆重的庆祝仪式,视频内容让人联想到电影中黑社会的情节:大白天,广场上,一群文身青年,举着高香拜着关公。“他们甚至把这所谓的店庆活动拍成了视频放到了大型视频站上炫耀。”高新警方称。

在收取每笔保护费时,该团伙都会打收据,在收据上盖上公司公章,并写明“保护费”。

明里注册公司暗地里是黑恶势力

王某,东北人,其和几位老乡早年在西安市办了一家洗车行。“王某此人有犯罪前科,在西安开洗车行时,就不安分守己,不时打打杀杀结交了不少刺头。”警方介绍。在2012年1月,王某和其同伙注册成立了“陕西同心龙盛钢结构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的经营范围主要涉及工程项目和建筑装饰材料的销售。

“我们调查中发现这家公司其实只是以王某为首的黑恶势力的壳子,干的都是些触犯刑法的勾当,是典型的黑恶势力。”公安高新分局民警这样介绍。

成立了这家公司后,他们把目光盯上了新建小区内有大量的装修和电器家具需求中。

他们先是以低于市场价格的垃圾清运费与小区物业签订了仅一年的合同,以此获得了小区的“入场券”。随后承租摊位,销售沙子、水泥等。为了谋取更多利益,该团伙阻拦业主和装修公司自购沙子入场,垄断小区的沙子、水泥销售成为沙霸。可该团伙又发现小区业主砸墙的需求而且收益可观,又当起了“砸霸”,小区业主要砸墙必须通过他们,业主要给他们交钱,由他们联系工人砸墙。

在小区卖电器、装修得交保护费

一家空调销售商想进小区摆摊售卖,需要给该团伙交进场费,随后每销售一台空调需要抽成。装修公司想给业主装修,不仅要交保护费,还要按照每笔合同的总额提成给他们。

“这伙人甚至连小区内外给工人卖盒饭的人都不放过,不给保护费就不能在这小区周边,一个月收上六百一千的,只有交了保护费的人才可以相安无事,要是不交的,轻的强行赶走,重的就一顿毒打。”民警称,“许多受害者出于息事宁人的态度,就只好交了保护费在此做生意。”

收到保护费上交公司能拿8%的奖励

该公司有严格的等级制度,打手们干得好就能成为小头目,小头目干得好就能成为中层,中层干得好就能成为核心成员。“每年年底团伙成员,还要写年终总结,计划他们的来年目标,任务完成好的会有业务提成。”高新警方称,“这伙黑恶势力使用公司管理模式,严重威胁了当地治安环境。”

该公司有专门的财务人员管账,每人收取的保护费交至公司财务,公司财务返回8%的金额作为奖励。“当该团伙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后,以经济实力维系组织内部关系。王某每月会给骨干人员发放3000元工资。甚至还和这些‘员工’签订了劳动合同。”

该团伙核心成员为外省人员,因有了这些不法所得,迅速吸收了一些当地无业人员加入了他们所谓的公司。

憎水岩棉板价格
螺杆式冷水机
挡车立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